曾宏枢告知万老大晏先生每逢周二都会去铜锣湾的茶餐厅吃饭,这正是绑架他的最好时机。随即可以关押在其管辖下的安全房中,这样就可以顺利躲过香港警方的调查。 计划如期进行,宴老在次日的午茶时间被万老大绑架。曾宏枢在楼上指挥着这一切。孙世安来到晏家看望晏思淮,两人聊起了十年前的爱恨纠葛。晏思淮告诉他当年怀了孙世安的孩子,因为不能和孙世安去台湾,自己打掉了孩子,因此再也不能生育。孙世安隐忍着聆听并接受着这一切。 晏母接到电话得知晏父被绑架晕了过去。孙世安让晏思淮去医院照顾晏母,自己在家等绑匪电话。乔益民急忙找到黄以轩并让他回家处理晏父被绑架的事宜,并称一定要确保晏先生的安全,组织一方也会全力配合。 黄以轩回到家中,孙世安坐在沙发上,警察也随后找上门来,两人一致认为这件事情先对外封锁消息,等绑匪打来电话探明意图再做决定。二人合伙骗走了警察。 孙世安来到情报站找曾宏枢帮忙,考虑到晏先生在台湾的重要地位,他希望台湾情报战可以调查绑架案。曾宏枢拒绝了他的请求。孙世安为此不满地离去。 面对种种压力曾宏枢命万老大加快行动的步伐,赶快拿钱放人,别把事情闹大。 晏思淮接到了绑匪电线万。 乔益民告知黄以轩,通过调查,台湾情报站的一座安全房有很大嫌疑,黄以轩则推测到,此事与台湾情报局方面有着直接的联系。 黄以轩和孙世安带着晏思淮来郊外赎晏父,晏思淮在车里和绑匪交易,他们躲在楼上用狙击枪监视下面。交易成功,宴老成功获救。不料,孙世安在狙击镜中发现万老大就是当年奉命去执行逮捕刘茵的属下谭首军。孙世安一时失控欲开枪进行射杀,却被黄以轩制止了。黄以轩从而也注意到了孙世安此次非常人的举动。 事后,黄以轩告知孙世安他得到情报,绑架案是和台湾情报站有关,晏先生被绑架期间,很有可能就关在台湾情报站所属的中环大道安全房中。孙世安决计亲自前往勘察。 孙世安来到安全房中仔细搜查,在床单下面找到了一张绣有Y字的手帕。孙世安把手帕交给黄以轩并证实了此物正是晏先生随身之物。从而也推断出此事与曾宏枢有着直接的联系。 孙世安找到了曾宏枢,并告知晏先生是蒋介石和蒋经国与大陆沟通的密使,是两岸关系的中间人,也就是白手套。而绑架的事情只要让台湾方面知道了,他就必死无疑。孙世安以此为条件令曾宏枢告知谭首军的地址。并且必须保守是他诱骗晏思淮去北京的秘密。 孙世安来到夜总会,胁迫谭首军,令其对二十年前执行逮捕刘茵的计划进行保密。就在二人僵持之时,黄以轩闯进了屋中,用枪指着二人让他们坦白二十年前的所有细节。终于,熊猫体育这一切都摆在了桌面上。 从夜总会出来,黄以轩打了孙世安一顿,孙世安充满了愧疚,并表示,他原本不想这样,这一切只是意外。 1971年10月25日,中国重返了联合国。此时曾宏枢也接到了撤职指令,准备离开香港情报站。而孙世安接替了他的位置。 孙世安约晏思淮到他的餐馆向她坦白了当年自己用苦肉计把她骗到北京的事情,希望得到她的原谅。晏思淮得知后则表示,从此大家同为陌路人。在门外听到一切的杨菲很是震惊,从而对孙世安的所作所为感到无比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