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刚刚过去的国庆档,《长津湖》以压倒性的姿态,引爆了中国沉寂已久的电影市场。

  无论是13亿人民币的巨额投资,还是足以撼动半个中国电影界的幕后演员阵容,还是囊括三代男女演员的强大阵容。

  这一切都表明,这部历时近三小时、长达一小时的战争片,似乎志在夺得“中国.最佳战争片”的称号

  除了不断打破纪录和刷新排行榜,这部电影再次揭示了和平时期抗美援朝的真实故事。

  但对于很多国内影迷来说,“中国最好的战争片不是《长津湖》,而是《红河谷》,《黄河绝恋》,《紫日》,合称为冯小宁战争与和平三部曲。

  1996年出版的《红河谷》是冯小宁“战争与和平三部曲”的第一部,也是迄今为止最具代表性的宁静作品之一。

  这部电影,不仅给安宁带来了一段婚姻,也让她和美国演员保罗克塞因为这部戏而有了暧昧关系。

  25岁时,她凭借在广受欢迎的电影《百花奖》中扮演可爱、任性、勇敢的藏族公主丹珠而获得最佳女演员的称号

  这部电影以20世纪西藏,中国的叙事背景为基础,讲述了一些拯救生命的事件。

  藏族母亲在暴风雪中为救儿子献出了生命,雪儿哥哥在一次愚蠢的牺牲仪式中用革命的方式救了雪儿,然后藏族男子格桑两次救了雪儿和英国少校罗克曼。

  这些离奇却救命的事件,加上随后的剧情演变,揭示了许多组矛盾冲突,也歌颂了汉藏孩子敢爱敢恨的淳朴品质。

  值得一提的是,同样是藏族同胞帮扶对象的汉族,人雪儿,在藏人的感染下,再次感受到了生命和爱的伟大。

  多次被藏人解救的英国少校罗克曼,恩将仇报,先是以考察的名义,摸清了藏地区的地形地貌。

  相较之下,汉藏人民的生死相依和并肩作战,把侵略者自恃文明实则野蛮的丑陋,凸显地淋漓尽致。

  不同于一般战争片,侧重宏大场面,忽视细节描写,《红河谷》既有着大气磅礴的战争场面,也有细微感人的动人情感。

  导演还用精美的镜头,把西藏新奇、壮观和秀丽的自然美景展露无遗,让藏区的自然风光和藏族的民俗风情交相呼应。

  但正因如此,熊猫体育当战争突然到来,破坏了这些美好时,观众才能更加深刻地感受到,和平的可贵和战争的惨烈。

  22年前上映的《黄河绝恋》,是一部制作成本只有300万的主旋律影片,但这并不妨碍它,成为中国电影史上的经典之作。

  二战期间,美国飞行员欧文的战机被日本的军舰击中,迫降在长城脚下,命悬一线之际,当地的村民和八路军先后向他伸出援手。

  为了保护欧文不受日军的迫害,八路军战士黑子和会说英语的女军医安洁,接到了护送欧文前往延安的任务。

  途中,他们多次遇到艰难险阻,但这些人物在战争面前,都表现出了勇敢无畏的抗争气概。

  然而,到了脱险的最后时刻,安洁还是把生的希望留给了欧文,把自己的生命献给了奔腾不息的黄河。

  全片在欧文和安洁的情感发展中层层递进,但观众依然能在贯穿全片的爱情线索之外,看到很多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

  比如,小小年纪就明辨是非的花花,面对敌人的威胁,把嘴唇咬到出血也不喊救命;

  再比如,一开始猥琐尽显、见风使舵的三炮,亲眼目睹了主人被日军杀害后,虽然心生畏惧,依然做出了点燃茅草屋报信的决定。

  所以,即使观众之前再讨厌这个人物,听到他被日军活埋时唱的情歌,也会原谅他之前的过错。

  饰演三炮的李明老师,最为人熟知的角色,是他日后在《神雕侠侣》中饰演的裘千尺。

  不得不说,“丑角”经验丰富的他,把三炮可恨又可敬的人物特征,演绎地恰到好处。

  如果说李明老师在片中是丑的“别具匠心”,那么宁静在片中则是美的“不可方物”。

  豆瓣评分高达8.4的《紫日》,是冯小宁“战争与和平三部曲”的收官之作兼巅峰之作,它不仅在国内的华表奖和金鸡奖上拿到了荣誉,还获得了美国夏威夷国际电影节的最佳长片奖。

  该片于2001年4月11日在中国上映,讲述了三个不同种族的人,在二战胜利前夕,因为战争把命运连在一起,再由从敌人变成朋友的故事。

  虽然本片被誉为“抗日片”的封神之作,但用“抗日片”这个概念来称呼它,无异于在拉低它的层次,因为它是一部世界级的反战片。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即将结束,一位中国男农民、一位苏联女军官和一位日本少女,在阴差阳错之下,误入了远离战火的林区。

  为了从茫茫的林海中活着走出去,三个语言不通、立场不同、各怀心思的人,只能抱团前行。

  一路上,他们历经了军事雷区、泥潭沼泽、林区大火和凶猛野兽等众多磨难,最终建立了超越国别立场的诚挚友谊。

  影片的主要人物只有三个,朴实憨厚的老杨、爱美心善的娜佳和单纯可爱的秋叶子,都被刻画地入木三分。

  老杨是中国农民的典型代表,他痛恨日军的暴行,却没有将仇恨发泄给无辜的秋叶子,而是对她照顾有加。

  饰演老杨的富大龙,堪称娱乐圈里最低调的戏骨,荣获华表、金鸡双料影帝的他,虽然不为人所熟知,却给观众带来了众多精彩的人物。

  说实话,此类和观众保持距离的演员,远比那些当红的流量明星,更能帮助观众入戏。

  这也是为什么,观众看到娜佳裸泳的时候会心无杂念,看到秋叶子香消玉殒的时候,会痛彻心扉。

  即使放到今天,上映于二十多年前的冯小宁“战争与和平三部曲”,仍是毫不褪色的抗战经典之作。

  而于今年国庆上映的《长津湖》能够爆火,也并没有什么不妥,但若非要因为它一时的走红,就将它奉为“中国最佳战争片”,必然是有失妥当的。

  第一,当下的时政需要是它备受追捧的前提,我国在艰苦环境中创造奇迹的长津湖战役,无疑对日渐膨胀的美方有警示作用。

  第二,国民能在建党百年之际,看到这么一部震撼人心的影片,必然会收获极大的民族自信心。

  第三,沉寂已久的电影院,在国庆档奉上一部如此美味的视觉大片,且没有其他片子与之争锋,观众势必会甘之若饴。

  这些“时效性”较强的成名因素,让《长津湖》和冯小宁凭借实力出圈的“三部曲”相比,明显逊色很多。

  首先,从叙述的方式上看,跟《长津湖》平铺直叙的流水账式叙事相比,冯小宁的“三部曲”各有所长。

  其次,《长津湖》虽然动用了很多知名演员,但它塑造的人物,根本经不起揣摩,人物之间的联系也不够紧密。

  反观冯小宁“三部曲”中的人物,无一没有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即使是导演反复利用的宁静、保罗·克塞和李明,也都在不同的作品中展示了别样的风采。

  这些单个的人物,连同他们和其他角色的人物关系,构建出了一个真实且立体的叙事空间。

  但“三部曲”中秀美的藏区风景、绝美的壶口瀑布和浓密的大兴安岭,都让观众眼前一亮。

  除此之外,冯小宁在三部影片中都加入了一些让人铭记的细小物件,比如《红河谷》中的打火机、《黄河绝恋》中的照片、《紫日》中的机枪和八音盒。

  可《长津湖》中的红围巾、长命锁和土豆,全都没有发挥出很好的情感价值,就更谈不上什么深刻的隐喻和象征了。

  不得不说,迅速走红的大片和永世留存的经典之间,相差的距离,不是一丁半点儿。